理论研究  
当前位置 > 首页 > 理论研究    
色彩的山水
来源:丹青报  点击量:609  时间:2013/3/19 10:38:51

  为配合展览,本期“全景”聚焦于我国古代卷轴画中色彩的山水,以怀旧复古的色彩山水、写貌的色彩山水和意造的色彩山水三部分展开,遴选各种风格样式的作品,从各个角度展示古代色彩山水画的形貌。
  
仿古的色彩山水

  谢赫“六法”中之“传移模写”(一作“传模移写”),实际是指国画的继承性。过去多将之译为临摹,是学习或复制某作品的基本方法。从原始本意上讲这当然并无不对,只是从国画理论发展的历史角度看,仅将之看成是一种学习方法和复制技术,就显得过于狭隘。更全面的理解应是指国画的继承性,即把传统继承作为构成国画的六项基本法则(即六大要素)之一。将临摹作为师法学习前人,掌握传统技法的主要途径,即把它作为基本功训练之重要功课,是传统国画教育的主旨之一。后世对前人绘画理念和技法等的继承是结合当时的文化和自身对绘画的认识而展开的,进而拓展自己绘画的风格样式。

    沈宗骞云:“如一北苑也,巨然宗之,米芾父子宗之,黄、王、倪、吴皆宗之,宗一鼻祖而无分毫蹈袭之处者,正是其自立门户而自成其所以为我也。”学习古人,不能只满足于形似,石涛曰:“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画家通过仿、拟笔等方式,在学习传统的同时融入自己对绘画的理解和认识,重塑古典样式,形成了诸多前人绘画样式的再生形态。
                                           
写貌的色彩山水

  艺术家试图通过观察自然,体悟生活,探寻艺术的创新。山水画家借助自己对自然的观察和体悟,把客观对象熔铸于绘画形象之中。自然是绘画创作的源泉,因此,中国画家历来主张师法造化。由于西方绘画的介入,现当代所谈论的国画山水写生,在具体操作和形式上更多地采用了西画的作画方式,而在定义的内涵和外延上,则拓宽了传统写生的范畴。现代国画写生不仅涵盖了中国古代绘画思想中的“应物象形”、“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身即山川而取之”、“搜尽奇峰打草稿”等绘画理念,而且包括了西画的对景写生。如果把“写生”仅理解为“对景写生”或“对景作画”的绘画形式,则缩小了古代“写生”的内涵。
 
  唐末五代荆浩经常深入到大自然中进行观察体验,看到千姿百态的古松,“因惊奇异,遍而赏之”,画松“凡数万本,方如其真”。俞剑华先生认为:“地无论中西,时无论今古,绘画之方法仅有一种。一种何?即写生是也。”他认为写生是所有绘画的方法,其定义涵盖了写生的众多意义。就山水画而言,写生当然是其基本的描绘方法之一,郎绍君先生提出:“传统画家的山水写生,一曰游观,所谓‘看得透熟……归而卧游’,二曰勾画,即对景写生。”除“卧游”和“对景写生”,古代画家还以叙事的方式描写事物发展的经过,即“叙事性描写”。
                           
意造的色彩

  山水宋代苏轼《石苍舒醉墨堂》诗:“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绘画创作,离不开画家的想象。一种新的绘画风格和样式的形成,除继承古法、师法自然外,还需“中得心源”。刘勰《文心雕龙》中写道:“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声,亦与心而徘徊。”画家在作品中观照物象的同时,注重对情感的表达。绘画作品不仅体现画家的情思,而且蕴涵着整个时代的特征。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中写道:“上古之画,迹简意淡而雅正……中古之画,细密精致而臻丽……近代之画,焕烂而求备。”以三段式发展的说法论述不同时期绘画的特点。通过对传统的学习与自然的关注,继而进入自己的绘画创作,叙写思想和情感。画家通过作品表达自己的意趣的同时,还表现对象的精神:“意”存于心,而“神”寓于画。